医护、社区三人小组和志愿者都是守护人 悉心呵护白鹤洞数百孕妇

6月8日凌晨,孕妇被转运到荔湾区妇幼保健院就医。

大洋网讯 前些天,记者第一次和荔湾区白鹤洞街鹤平小区的孕妇小丽(化名)联系时,她的语气有一些焦虑。年近四十的她是高龄产妇、二胎妈妈,怀孕大概七八周,每天还要照顾大宝,8日记者再次联系她时,小丽告诉记者,医生已上门评估她的情况,药品、物资的购买也正逐渐完善。

疫情发生后,白鹤洞街调整为封闭管理区域,人员严格居家、足不出户。这最初让安排了各项产检甚至即将临盆的孕妇们感到紧张。而今,在前来驰援的医护人员、社区三人小组和数量庞大的志愿者的帮助下,白鹤洞街封闭管理区域的人们正逐渐适应这段足不出户的“特殊日子”。

随着“八方支援”来到,白鹤洞街的孕妇、病人、残疾人等特殊群体,正得到越来越多的照顾。“我不敢多打扰志愿者和医生,他们太辛苦了。”这是记者采访他们时听到最多的话。

急诊科书记紧急“挂帅”

刘剑烽已在白鹤洞街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工作了5天时间,他原本是广州市红十字会医院急诊科的党支部书记,“我是6月3日来到白鹤洞的,当时是我主动报名,6月2日的时候接到命令,说让医院的几个医生过去支援,我准备了一下东西后就出发了。”

白鹤洞街面积3.1平方公里,人口74442人。和在医院坐诊最大的不同是,因为封闭管理,刘剑烽需要上门为病患服务。虽然出诊量每天大约也就四到五次,但因为封闭管理,刘剑烽每次出诊都需要“全副武装”,经历过去年疫情的洗礼,刘剑烽坦言,这次在白鹤洞“看病不是很累,主要是各项协调安排的工作多。”

刘剑烽说,他这段时间上门看的疾病多数是小孩发烧、高热不退的情况,若是情况比较严重的要送医住院,还有些则需要在社区卫生中心开一些对症处理的药给患者。另一大类人群则主要是辖区的慢病患者,“我们也遇到过一些特殊的情况,比如患者吃不了东西,需要我们上门给患者置胃管。”

“暂时任务还不算特别重。目前人手还可以凑合。”刘剑烽的话有些轻描淡写,但其实,之前很多次记者联系他时,电话那头总是处于语音留言的状态。穿脱一次防护服至少需要20分钟,即使每天只看四五个病例,刘剑烽的忙碌和辛苦也可想而知。

所有患者中,刘剑烽印象比较深刻的是一个8个月大的小孩。“孩子被开水烫伤。当时我们经过初步处理,就送他去医院进一步治疗了,我们的医生过去治疗后,家长对我们非常感激,对我们连番鞠躬表示感谢。”刘剑烽坦言,这几天,白鹤洞街的患者心态渐渐平和了,因为好多医护人手都投入了进来。除了红会医院,还有其他医院一起进来驻点,人手多了,病人见医生的机会多了,等待时间更短了,心态自然也更平和了。

“当人民的生命安全受到威胁时,哪里需要我们,我们就出现在哪里。”刘剑烽说。

孕妇们建了一个群

白鹤洞街刚刚封闭管理的时候,辖区内的不少孕妇陷入了焦虑,住在鹤平小区的小丽是其中之一,因为是高龄怀孕,她一直对自己的身体状况很担心,之前一直预约在越秀做产检的她只能待在家中,这让她有点慌。当时,和小丽一同陷入焦虑的还有广钢片区的200多名孕妇。他们组建了一个微信互助群,互通一些信息,同时也希望得到及时的医疗及其他帮助。

小丽告诉记者,当时不少孕妇担心自己预约的产检会过期,还有一些即将临盆的孕妇则会更焦虑。而小丽自己因为前些天有些拉肚子,也让她担忧肚子里的宝宝,她几天前还对记者说:“我目前怀孕才七八周,很担心胎心还有没有,不知何时才能做产检。”

6月8日,当记者再次联系小丽时,她说早上已有医生上门评估了她的情况,“现在,物资供应和医疗方面正在改善,我们孕妇也在联合起来和政府沟通,比刚开始时好很多了。只是志愿者们冒着大雨分派物资实在太辛苦了,居委会的工作压力也真的太大了,我们没有事的时候都不打扰他们。”

记者随后将一位在白鹤洞街驻守的产科大夫的电话号码给了她。小丽表示,她会先把电话号码发给群里那些最紧急的孕妇们,“我没必要不打,人家医生肯定很忙的。”

对孕妇分等级进行治疗

“有个妈妈说这几天她的胎动少了,她虽然已经预约了第二天到荔湾区妇幼做产检,但我们考虑到胎动减少,还是上门给她听了胎心。下班前就赶紧让她去了医院,因为担心胎儿会出现问题。”广州市红十字会医院妇产科大夫赵翠柳是前几天来到白鹤洞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支援的,她告诉记者,因为封闭管理后孕妇们确实有些紧张,平时她们听电话也会不断地劝慰对方。

赵翠柳表示,针对孕产妇,社区会提供一个二维码让她们扫码,孕妇可以填写相关资料,上面有她们的预产期、年龄、电话等关键信息,“对于登记的孕妇,我们会逐个先打电话咨询情况,之后会对孕妇妊娠的情况进行分级,绿色档是没有什么高危因素的,之后几档是黄色、橙色、粉红以及鲜红,分级之后,凡是橙色以上的产妇,我们会将她们转到荔湾区妇幼保健院进行进一步的检查和观察。如果是黄色以下的,通常就在社区继续观察。平时如果孕产妇有不舒服,可以打电话给我们,我们可以在电话中指导,电话里面解决不了的,我们就会上门去看看她的情况。如果再严重,我们就会让120将她们转到医院做进一步治疗。”

事实上,转运高危孕妇的工作一直在有条不紊地进行着,6月8日凌晨1时,记者就拍下医护人员用救护车搭载孕妇来到荔湾区妇幼保健院求医的画面。

赵翠柳说:“现在有好多其他医院的人都过来支援了,包括市妇幼已经在荔湾区妇幼保健院驻点,以解决人手不足的问题。”

文/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武威

图/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廖雪明

[ 编辑: 佘湘娥 ]